<menu id="7ny2a"></menu>
    1. <tt id="7ny2a"><button id="7ny2a"></button></tt>

      <small id="7ny2a"><strong id="7ny2a"></strong></small>
      <listing id="7ny2a"></listing>
      1.  
        學術動態
        首頁 >> 學術動態
        第十四次云上北京學學術沙龍順利舉行——劉仲華研究員講述清代圓明園理政的合法性困境

        發布日期:2020-10-14 訪問次數: 字號:[ ] 信息來源:北京學研究所

        10月9日,第十四次云上北京學學術沙龍順利舉行。此次沙龍的主講人為北京市社會科學院歷史研究所所長、北京古都學會副會長劉仲華研究員,主講的話題是《游幸還是理政——清代圓明園理政的合法性困境》。北京史研究會會長、北京學研究基地學術委員會主任李建平研究員主持了此次沙龍,與談人為北京聯合大學北京學研究所助理研究員劉少華博士。

        劉仲華研究員從清代治理理念與御園、雍正帝在圓明園、乾隆帝在御園理政的制度化、嘉慶帝在圓明園理政的進退失據、晚清御園理政合理性危機的再現和最后的思考等六個部分,詳細講述了圓明園在清代行政運作體系中的地位、作用及其形成過程,重點分析了以圓明園為中心的御園理政體系面臨的爭議和問題。

        清順治七年(1650)七月,多爾袞發布攝政王諭“城建都年久,地污水咸,春秋冬三季猶可居止,至于夏月溽暑難堪”,希望在京城東部營建一座新城,但由于戰事未止、財政拮據,多爾袞于發布王諭的當年年底去世后,順治叫停了這項工程。在順治和康熙朝前期,盡管設立了南苑,但主要是方便皇室和旗人子弟練習騎射之用。真正開啟居園理政的場所應當是康熙朝的暢春園??滴踉跁炒簣@理政,一方面是出于自己養病的需要,另一方面則是根據孝道奉養祖母的現實需要。

        雍正乾隆時期,御園理政逐漸成為定制。但是,根據史料來看,清代的御園理政制度一直存在著合理性和合法性的問題。其原因一是御園理政造成官員上朝不便、吏治紀律與關懷臣下之間始終存在著難以調和的矛盾;二是社會輿論的壓力,質疑皇帝居園究竟是游幸玩樂還是理政勤務,且輿論來源是多方面的,既有與皇帝爭奪皇位失敗的政敵團體,也有一般的心懷不滿的官員和普通民眾;三是儒家傳統政治觀念與御園理政的沖突。因此,從雍正朝開始,皇帝就不斷塑造和宣傳自己勤于政務,居園與坐宮性質一致的形象和理念。到乾隆朝,圓明園的各項功能不斷完善,在理政功能、性質上取得了與紫禁城、承德避暑山莊同等的地位。

        嘉慶時期,由于皇帝在御園理政的進退失據,圓明園理政的合法性問題再次引起廣泛關注,到道光、咸豐兩朝,在太平天國運動帶來的諸多影響之下,清代御園理政的合法性危機越加嚴重。咸豐朝時,江南道御史孟傳金針對不可停駐圓明園提出了四點理由:一是經費支絀;二是皇帝不在宮中導致社會秩序混亂;三是皇帝在御園時臣民沒有安全感;四是官員赴園當差苦不堪言。隨著1860年八國聯軍攻入北京,圓明園被毀,清朝的御園理政制度也走到了終點。

        劉仲華研究員梳理了清代御園理政的發展歷程之后,還提出了一些需要進一步研究解決的問題。其一是三山五園的運行成本,包括制度成本和經濟成本等各方面;其二是三山五園御園理政與清代行政、政治運作之間的關系,尤其是對中央政治運轉的正面和負面作用值得進一步深入研究;其三是御園理政與傳統政治理念的關系,即儒家政治理念、以漢地宮室為主體的政治運作模式與北方游牧民族大帳政治運作模式間的矛盾。

        與談人劉少華博士重點討論了三山五園所體現的清代統治者對漢文化的態度。他從治國思想、精英文化和民間信仰等不同方面深入分析了清朝統治者對漢文化的認同與發揚。他認為,三山五園就像一個展覽館,成為清朝統治者展示自己對漢文化吸收和繼承的場所,從而塑造了自己的正統地位。

        最后,主持人李建平研究員認為,劉仲華研究員的報告提出了非常多值得深思的問題報告的最大特點是依據史料深入研究康熙朝開創的御園理政體制。李建平研究員還指出圓明園不僅僅毀于1860年的火劫,還遭受了之后的石劫、木劫和土劫等劫難,對于圓明園毀壞的研究也可以作為相關后續研究的一大話題。

        (圖文:龔卉  審核:張勃)




        【打印本頁】 【關閉窗口】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炸金花游戏